<progress id="e6bt9"></progress>

<tbody id="e6bt9"></tbody>

  1. <progress id="e6bt9"><div id="e6bt9"></div></progress>
  2. <track id="e6bt9"><option id="e6bt9"></option></track>

    歡迎訪問新疆伊犁州政府網站!

    今天是

    跨越萬里,為愛西行!

    伊犁日報 發布日期:2020-11-12 12:12:01  

    跨越萬里,為愛西行!

    ——4名蘇州攝影家眼中的10年援疆情

    新疆,是中國陸地面積最大的省份,相當于192個蘇州的大小。從蘇州出發,分別抵達新疆的鞏留及霍爾果斯,平均飛行約5000公里,加上前后中轉乘車,全程需要近10個小時。

    但距離從來不是問題,即便相隔千山萬水,自2011年開展對口援疆工作以來,10年間,一批又一批的蘇州干部、人才奔赴邊城,揮灑汗水、奉獻智慧。

    今年10月下旬,蘇州市委組織部、市委宣傳部、市發改委、市文聯、市委黨史工辦等單位聯合開展“援建初心·筑夢使命”主題采風活動,除了媒體記者,更有4位資深攝影家共赴新疆,聚焦蘇州脫貧攻堅主戰場,感受援疆路上的蘇州印記、蘇州力量、蘇州擔當。

    在采風結束之際,蘇州電視臺的記者對4位攝影家進行了采訪,從他們的鏡頭中,感受蘇州援疆過程中值得被定格的瞬間。

    從高樓大廈到老鄉新房

    援疆重民生

    采訪對象:范品才 張家港市攝影家協會原副主席

    作為攝影師,我們在記錄美景的同時,也希望記錄更多的人物,分享他們的故事。這次我感觸很深的就是,援疆干部真的傾盡全力,希望給當地村民帶去更好的生活。

    在霍爾果斯,我們去喀拉塔斯村探訪一個援疆項目——引水渠工程,當時需要開車到山頂,才能俯瞰到水渠。

    我們從村委會出發,花了1個多小時開了30公里,那可不是常人能開的路,只有熟悉路況的村黨支部書記和村民才敢開,車子上坡下坡、翻來翻去,很是驚心動魄。

    但當我們從山坡上看到水渠那一刻,不禁感慨:雖然冒了些風險,但能夠拍下這個“生命之水”的珍貴資料,我們不虛此行。

    范品才口中的水渠,是蘇州援疆工作組投入200多萬元資金,利用1個月左右時間,加班加點搶工,在霍爾果斯喀拉塔斯村完成的村北山龍口引水渠及配套工程。

    這個水渠工程解決了村里半個世紀的難題,讓村民從此不用擔心洪水的突然來襲,不用再為澆灌及生活用水發愁,是真正的“生命之水”。

    對于蘇州援疆工作組,喀拉塔斯村黨支部書記周茂來所有的感謝凝聚在一句話中:“不是親人,勝似親人。”

    自2011年開展對口援疆工作以來,在霍爾果斯,蘇州援疆工作組把加大開發區基礎設施建設、改善民生作為援建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,截至2019年年底,累計投入援疆資金約7.67億元,完成援建項目74個,引進蘇州國有企業投資約16億元,建設了多個標桿性創新創業載體和民生實事工程。

    除了一棟棟“大而全”的高樓,也有一個個“小而美”的項目,解百姓之急需。

    就在今年9月下旬,一個名為“金億智慧云生活”的服務平臺在霍爾果斯上線,這是該地首個“網上菜場”。在此之前,霍爾果斯最多只能實現社區就近蔬菜包配送,商品單一,可選擇性小。

    經過援疆工作組的牽線搭橋,蘇州一家知名的電商品牌捐贈了線上平臺,從此市民只需要手機下單,就可以在家中坐等收菜。

    在鞏留縣阿尕爾森鎮別斯沙拉村,記者到達村委會時,村里的農業帶頭人正在420平方米的活動室里,給10多名農牧民進行農業技能培訓。新建的活動室寬敞明亮,學員們聽得認真專注。而在半年前,這樣的技能培訓只能擠在20多平方米的場所開展。

    包括別斯沙拉村在內,自2011年開展對口援疆工作以來,張家港先后投入4500余萬元援疆資金,新改建21個基層陣地;此外還實施安居富民工程、定居興牧工程,讓5600戶村民及950戶牧民住進了新房。

    在鞏留縣阿尕爾森鎮阿克塔木村,說起援疆帶來的改變,牧民庫爾旦別克·阿合買提汗質樸的話語讓記者印象深刻:“國家、政府把你需要的一切都給你了,看病不花錢,孩子上學不花錢,你還能向后看嗎?當然要向前看!”

    從新院新校到醫生教師

    援疆送真情

    采訪對象:楊海平 江蘇省攝影家協會會員

    這是我第一次來新疆,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,我重點關注了智力援疆方面的內容。我驚喜地發現,幼兒園、中小學的規模、設施設備、整體環境都和我們蘇州的學校沒有多少差距了。

    我還看到在援疆工作組的推動下,各地都開始發展職業教育,契合當地產業發展需求、因地施教,讓孩子們有了更多選擇。

    不只孩子有書讀,群眾也能更方便地看病了。蘇州不僅建新醫院、還派來專業的醫生。我在醫院拍到了很多病人的笑容,我想這也是給援疆醫生最好的點贊。

    記者見到鞏留縣人民醫院腦外科主任醫師胡軍勝時,他正在檢查一個女孩頭上長出來的小瘤子。

    看診間隙,胡軍勝告訴記者,以前像瘤子這樣的腦部小毛病,病人都要往市里跑。10年來,正是張家港援疆醫療團隊“從無到有”打造了腦外科,帶出來的當地醫生胡軍勝如今成為獨當一面的腦外科專家,醫院的轉院率也迅速下降。

    今年4月,張家港第十批援疆醫療隊來到鞏留,領隊王浩來自張家港第一人民醫院,如今是鞏留縣人民醫院副院長。他告訴記者,今年是張家港在醫療領域首次實行 “組團式援疆”,7位不同專業的醫療專家在同一家醫院內協同作戰,反響很不錯。

    醫療要組團,教育援疆更要組團。在鞏留縣高級中學,8位高中老師在春季抵達后,為孩子們的高考助了一臂之力。

    今年,鞏留縣高級中學的本科達線率突破了百分之七十,有4位援疆教師參與執教的高三(1)班(又稱“張家港班”)本科達線率甚至達到了百分之百,其中不乏考取中國科學技術大學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等“雙一流”建設高校的優秀學子。

    在教育局“青藍工程”的引領下,張家港援疆教師還采用“一師多徒”的形式,師徒之間進行教學研討、互相聽課,共同解決教學過程中遇到的難題。

    在霍爾果斯,今年9月,蘇州援疆工作組牽頭籌建的職業高中已經順利開學。

    首批開設電子商務、物流管理、旅游服務與管理、機械加工制造、服裝設計5大專業,開設7個班級,招收了243名學生,開了霍爾果斯職業教育先河。

    在霍爾果斯,還有兩位“蘇州校長”正在開展為期3年的援疆工作。

    在援疆教師金怡看來,智力援疆已經進入了新時代,除了校園硬件,更應該把優質教育資源平臺輻射到新疆的中小學。

    為此,金怡牽頭為絲路小學引進了數字化教學輔助系統、大數據精準教學平臺,讓課堂更加鮮活靈動,教學質量整體提升。

    從特色產業到填補空白

    援疆富口袋

    采訪對象:許海斌 張家港市攝影家協會秘書長

    我在蘇州援建的產業園里拍了很多照片,一路走來我們看到了各種類型的產業園,從生產口罩、防護服到電子元件,這讓我非常真切地感受到,我們的援建讓老鄉們人人有活干、人人有錢賺。

    在實地探訪各個援疆項目后,我感觸最深的還是援疆干部的付出。聽著他們講述援疆背后的故事,真的太不容易。如果說此行最大的收獲,那就是發自內心地對他們有了更多敬意。

    在鞏留縣城北中小微創業園,來自張家港的企業家——眾康醫用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永田的一句話擲地有聲:“我在這里賺的錢,一分錢都不帶回張家港!”

    去年10月,作為張家港援疆工作組招商引資入駐鞏留的企業,眾康醫用材料公司正式投入生產,主要面向當地少數民族招工,解決了百余人的就業問題。王永田也兌現承諾,將企業盈利投入到生產及對員工的培訓中。

    今年年初,在新冠疫情阻擊戰打響后,眾康醫用材料公司克服重重困難,全力推動口罩生產線開工,為當地乃至整個伊犁州的防疫物資籌集,發揮了關鍵作用。

    在霍爾果斯,蘇州援疆工作組則借鑒吸收工業園區招商親商、先行先試的理念和經驗,主動出擊、精準對接,成功引進45個重點項目,注冊資金175億元,填補當地多個領域產業空白。

    從修橋修路到鄉村旅游

    援疆煥新顏

    采訪對象:王庭槐 張家港市攝影家協會主席

    我對新疆的情感是很深厚的,多次來這里采風,也見證著變化。但以前基本上是自己和朋友相約而來,這次來才知道,那些點點滴滴的改變里,有我們蘇州援疆人的功勞。

    就像以前一些路很不好走的村子,這次一看,路都修到老鄉家門口了。村容村貌一變好,有生意頭腦的村民還開起了特色民宿,又吸引來更多游客。

    而且在鞏留采風期間,得知正在舉辦攝影比賽,我也提出了設想,既然是對口援建,除了民生、產業方面,文藝上更應該聯動,希望明年兩地可以面向全國舉辦攝影比賽,吸引各地攝影家走進鞏留、走進新疆,去記錄人文風光,讓更多人愛上新疆,促進文旅發展。

    王庭槐提到的那位開起民宿的村民,叫肖凌。在鞏留縣塔克吐別克村里,他的“霄凌山舍”遠近聞名。

    肖凌告訴記者,自己之前主要靠種地、放牧為生,一年四季都不得閑,很是辛苦。張家港援疆工作組將村里環境改善后,游客和攝影師越來越多,于是就有了住宿需求,肖凌嘗試著把自家小院改造成了民宿。

    沒想到民宿一開,肖凌每年單靠旺季2個月就能掙到以往一年的收入,全年收入可達十多萬元,他還有更多時間去各處轉悠,尋覓好風景,也順便當當游客的向導,日子過得好不瀟灑。

    看到肖凌的民宿生意越做越好,村里也有五六戶村民開起了民宿,這個昔日的貧困村有望變身一個“民宿村”。

    記者手記

    雖然對鞏留、霍爾果斯的名字早已十分熟悉,但未曾親眼所見之時,對于三個“90”后記者而言,援疆是一個概念般的存在。

    直到在新疆采訪的十多天,記者才真實感受到援疆工作的意義,援疆干部、人才的不易。

    “豈曰無衣?與子同袍”。走在街頭巷尾,隨處可見的蘇州元素,凝結著多年來每一位援疆干部的汗水和付出,這里早就是他們的第二故鄉。

    “捧著一顆心來,不帶半根草去”。離家萬里,所有援疆人都懷抱赤子之心,他們很少提及自己的辛苦,總是更愿意分享援疆的最新成果。

    上一條:伊犁絲路職業學院(籌備)財經商貿學院牽手南京財經大學研究生院
    下一條:鞏留為百名老人發放張家港援疆關愛基金

    關閉

    AV你懂吗